面對申遺無望,兩鬢斑白的李友芳仍然伏在桌子上專註地作畫。 徐海 攝
  中新網鄭州12月24日電 (記者 門傑丹)河南固始縣本科大媽李友芳執著申報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傳承人6年未果,如今流落鄭州街頭後仍初衷不改,甚至近日一些愛心人士、單位前去援助、提供工作時,她仍巋然不動。24日,記者採訪獲悉,李友芳執著申遺,是希望獲得資金支持辦學培養後人。對此,河南省非物質文化遺產中心相關負責人稱,申遺不僅有一定的條件和程序,而且撥付資金也是根據“非遺”傳承現狀進行分配,不是所有獲批項目都有資金支持。
  出生於固始縣段集鄉的李友芳,自幼跟隨老輩人學習傳統技藝,剪紙、刺繡、印染、篆刻樣樣都會,而且受書香門第的影響,還擅長書畫,曾是當地一名鄉村美術教師,35歲時考取天津大學美術系,之後又回鄉從教。從2008年開始憑藉民間手藝“印染布衣花”、“剪紙”和“刺繡”申報河南省非遺項目傳承人,但6年未果,如今流落鄭州街頭,靠撿廢品為生。
  24日,記者在鄭州市向陽街一旅館見到李友芳時,兩鬢斑白的她正伏在桌子上作畫。10平米的出租屋裡,擺滿了她創作的字畫:山水、花鳥、楷書、隸書、狂草等等。如果不是事先瞭解,很難看出這位貌似古稀老人的她才只有50歲。見到記者,李友芳熱情地展示自己隨身攜帶的資料圖片,感嘆基層民間技藝傳承的困難。
  “老一輩去世了,現在這一輩人對這懂得太少。這手藝從我曾祖母傳給我奶奶,我奶奶傳給我媽,我媽這輩又傳承給我,它都要代代傳下去,不能失傳。”李友芳說,雖然自己是正式教師,從教20載,但作為鄉村教師,微薄的收入幾乎全部傾註到了創作上,培養後人的想法缺乏資金支持。
  於是,申報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代表性傳承人便成了李友芳的希望,在她看來,申報成功,國家就會撥專項資金,他就可以辦學培養人。在當地申報6年無果後,1個月前隻身來到鄭州。出門背一條編織袋,一身舊衣服,住在簡陋旅館,每天30元的房費已交不起。雖然落魄不堪,但她申報非遺的初衷並未改變。
  李友芳五次三番地說:“我最希望,我把這個蓋過公章的資料呀,包括這些取得成績的圖片,能見到有關的領導才好,希望能給我一個答覆。”
  對此,固始縣相關部門負責稱,申報非遺傳承人程序十分複雜,並非有意阻礙。
  “它這個申報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是有條件的,它要通過很多的程序在裡面,一個是時間,我們上面有文件了才給她開始來做,第二還有篩選當地有影響力的東西去申報。現在河南省非物質文化遺產很難申報了,現在大家都想申報,但是很難申報。”固始縣文化廣電新聞出版局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中心副主任吳曾明說,要想得到省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人稱號,必須先有作品列入省級非物質文化遺產的名錄,但是李友芳並沒有作品列入。
  河南省非物質文化中心相關負責人也介紹說,申報傳承人有一定的條件和程序,需要縣、市、省一級級申報,而且不是所有獲批項目都有資金支持。
  “她申報的時候也是根據她們地方那個縣,縣級也有保護單位,有專家委員會,先報給他們,他們評,之後認為有符合條件了才會往上申報。”這位負責人稱,國家照顧一些瀕危的沒有傳承能力的項目,並不是說申報了都有資金,並且即使有資金也沒有確定的數字,還要根據非遺傳承現狀進行分配。“可能有人認為申報上都有資金,那是不對的。”
  另悉,近日,李友芳的遭遇引發市民關註,眾多愛心人士前去看望並送去錢物,甚至為其找工作。
  “一是感動,中國民間還有這麼優秀的藝術傳承人,因為她會刺繡又會書畫,而且都非常優秀,這是感動的一面,另外還有很多感慨,就是這麼優秀的一個藝術人,民間藝人卻流落在街頭。這次來想征求一下李老師的意見,我們藝術館想給李老師提供一個衣食無憂的場所,讓李老師有個練習字畫的環境。”某文化館工作人員吳曉玉說,遺憾的是,李友芳還未答允。
  採訪中,一些瞭解李友芳遭遇的市民被她橫溢的才華震撼的同時,也為她的落魄嘆息,希望她能理性地安排好自己的生活,以便更好地傳承傳統文化。(完)  (原標題:大媽執著申遺 官方:申報有條件並非都撥資金)
創作者介紹

釧路

loenqnlmecb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